皇中皇|濠江精选
主辦單位:河北省新聞工作者協會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河北新聞獎>>精品賞析

同呼吸才能心相印

來源: 河北日報 時間:2013-09-27 14:04

  1983年,時任中共正定縣委書記的習近平在大街上聽取來訪群眾的意見。

  1983年8月9日,時任中共正定縣委書記的習近平輕車簡從到田間地頭查看棉花生產情況。

  1983年,時任中共正定縣委書記的習近平同趙村群眾交談。

  同呼吸才能心相印

  ——習近平在正定工作期間堅持群眾路線紀實

  □本報記者李忠志曹陽葵

  “總書記來了”,“總書記好”。當習近平總書記輕車簡從來到正定縣塔元莊村,村民們紛紛圍了上來,大聲招呼著。

  “老書記好!”——一聲問候從人群中傳來,總書記轉過身來,微笑著把手伸向這位群眾。

  7月11日至12日,習近平總書記來我省調研指導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期間來到塔元莊村看望干部群眾。

  “老書記”——一個再樸素不過的詞語,在總書記與當地干部群眾心里卻有著更深的含義,充滿著信任和深情。總書記是正定人民熟悉、崇敬的“老書記”。30多年前,他來到這里,同鄉親們一起打拼。在正定工作期間,他先后擔任縣委副書記、縣委書記,與正定縣委“一班人”做了大量開創性工作,為正定發展謀劃了戰略,理清了思路,打下了基礎,也以“平民書記”的風范同這里的干部群眾建立了深厚感情。

  “想起當年天天和同志們在一起,一起聊、一起想、一起干,對鄉親們的喜怒哀樂都有直接的了解和感受。”總書記說,“觸景生情、浮想聯翩,在正定的往事像電影一樣歷歷在目。”

  騎車下鄉、街頭接訪、圪蹴著吃飯、與群眾促膝談心……總書記當年在正定工作的一幕幕畫面,此時此刻同樣也在當地干部群眾腦海中重現。

  近日,記者來到古城正定,沿著“老書記”當年的“群眾路線”,重上塔元莊,遍訪老干部,夜宿百姓家,人們拿出一張張照片,打開一封封書信,充滿感情地講述一個個“故事”……我們發現總書記心中“不尋常的3年、非同一般的3年”,同樣是正定干部群眾一直珍藏在心中的一段難忘歲月。我們懂得,人們鉤沉起的不僅僅是一段關于往事的記憶,他們稱贊的是一種艱苦奮斗的精神,珍視的是一種水乳交融的情感,記著的是一種腳踏實地的作風。

  “當年天天和同志們在一起,一起聊、一起想、一起干,對鄉親們的喜怒哀樂都有直接的了解和感受,是很接地氣的”

  “習近平總書記說,我是來聽大家的,看看鄉親們,接接地氣。”塔元莊村黨支部書記尹小平向記者這樣描述了7月11日總書記召開座談會時的場景:“幾張方桌、幾把條凳,坐得很隨便,聊得很熱烈。”那感覺就如同30多年前一次尋常下鄉座談。

  熟悉的場景,親切的話語。習近平總書記的這次塔元莊之行又讓當地干部群眾想起當年那個與大家“一塊干、一塊過”,“很接地氣”的年輕縣委書記——

  1982年仲春時節,在中央軍委辦公廳工作的習近平,主動放棄北京的優越條件,來到正定縣任縣委副書記。當時的正定縣是一個有名的“高產窮縣”,1981年人均收入不到150元。

  清華大學畢業生、中央機關干部——剛開始,當地干部群眾對這個從上面下來的年輕縣委副書記將信將疑。然而,顧慮很快就打消了。

  “樸實低調、親和務實”——回想當年習近平留給正定干部群眾的印象,時任正定縣委辦公室資料組組長的王志敏回憶說。穿著褪色的舊軍裝、背一個軍用挎包,住在辦公室,吃在大食堂,和大家一起排隊打飯,一起在院子里圪蹴著吃飯聊天,與當地百姓拉家常、問寒暖,不講排場、沒有架子,這位年輕的縣委領導很快和大家打成了一片。

  “近平同志來正定工作,沒有迎送之儀。當時縣委安排了一間平房作為他的辦公室兼宿舍。”時任正定縣副縣長的何玉回憶當年的場景仿佛歷歷在目,“一張三屜桌、一個文件櫥、一把椅子、幾個方凳,兩個條凳支一塊木板就是床,床上鋪一條滿是補丁的舊褥子。老房子泛潮,天晴時,近平同志曬褥子,機關干部都好奇地數,究竟有多少補丁,誰也沒有肯定答案。”

  當時在縣委辦公室工作的一位干事說,他愛人曾幫近平同志拆洗過一次褥子,其實那不是補丁,做褥子的布料本身就是用舊衣服拼接成的。他想買一塊布料讓愛人做條新的,習近平拒絕了,“不用了,這褥子挺好的。”

  “當時我們吃飯就在食堂外的大樹下,大家買了飯圍坐在一起吃,沒有凳子就圪蹴著吃。‘圪蹴’是方言,就是蹲著。”時任正定縣長的程寶懷回憶說,近平同志來后也加入了這個行列,還總結這樣吃飯的幾個好處:一是邊吃邊聊,跟開座談會差不多,二是可以互相監督,三是可以不搞特殊。不搞特殊,是習近平一貫堅持的一個原則。當時縣委大院只有一個食堂,按點開飯,排隊購買,過時不候,無論當縣委副書記還是擔任縣委書記,習近平從不開小灶,有時開會晚了,就來兩個涼饅頭,加一塊鹵豆腐。

  “習近平總書記這次來河北視察多次提到接地氣,當年他就很少呆在縣委機關,一年里大部分時間都在鄉下跑,往干部群眾家中跑,有時與縣里的干部結伴,有時單槍匹馬。”正定縣退休老干部張五普回憶說:“我第一次見到近平同志是在1983年春天,那時我在西兆通公社任書記,他一個人來公社調研,騎一輛舊自行車,下自行車就和我握手。我說,‘習書記怎么你自己來了,你認得路啊?’習書記說,‘打聽,我打聽著就來了。’”

  “當時縣里最好的車是兩輛212吉普,如果不是特別急的事,近平同志都堅持騎自行車,他自己說這樣既省汽油,又能聯系群眾。”何玉告訴記者。后來近平同志自己回憶說:“那時經常騎自行車下鄉,穿梭于滹沱河兩岸,從滹沱河北岸到滹沱河以南的公社去。每次騎到滹沱河沙灘就騎不動了,得扛著自行車走。”

  “當縣委書記一定要跑遍所有的村,當地(市)委書記一定要跑遍所有的鄉鎮,當省委書記一定要跑遍所有的縣市區。”在正定工作期間,習近平跑遍了正定的每一個村。

  “干部長期脫離實際、脫離群眾,感情培養不起來。”曾在黃土地插隊7年的習近平,深知“放下架子,甘當小學生”的道理。習近平喜歡面對面地與群眾交流。那時縣委、縣政府的大門是敞開的,許多老農背著糞筐就進來了。習近平經常讓縣委干部走上街頭搞隨機問卷調查,有時他還把桌子往大街上一支,自己坐在那里聽取群眾意見。后來,正定形成的許多文件和重大決策都跟這些調研有關。“他開座談會喜歡聽真話、聽實情,不提前安排人,不提前打招呼。”何玉回憶說,近平同志進村調研,許多時候都是自己在街頭一站,隨機招呼遇到的村民,三三兩兩地把人聚齊了,再通知大隊干部開座談會。

  在正定期間,習近平喜歡交朋友,特別是基層朋友、草根朋友。他希望通過與這些基層朋友碰撞思想、交換意見,打開“基層視野”,為正定發展助力、蓄力。當他聽說當地干休所退休干部齊尊武酷愛古文化、古建筑研究,于是夜訪齊尊武就正定文物保護長談到深夜;當他聽說東權城村村民張新立愛好無線電,發明了一種舞臺燈,就主動到張新立家,鼓勵他辦企業、把舞臺燈推向市場。習近平與基層朋友交往不擺架子,真誠相待,結下了深厚情誼,特別是他與作家賈大山的交往在正定更傳為佳話。

  正定農民作家賈大山,曾創作小說《取經》,上世紀80年代頗有名氣。習近平曾這樣回憶與賈大山剛見面的情形,“賈大山扭頭一轉就說,來了個嘴上沒毛的管我們。”

  賈大山個性很強,而又“有著洞察社會人生的深邃目光和獨特視角”。到正定工作后,習近平第一個登門拜訪的就是他。兩人初次見面,卻有說不完的話題。賈大山成為習近平“了解社情民意的窗口和渠道”,習近平后來回憶道:“此后的幾年里,我們的交往更加頻繁了,有時他邀我到家里,有時我邀他到機關,促膝交談,常常到午夜時分。記得有好幾次,我們收住話鋒時,已經是次日凌晨兩三點鐘了。每遇這種情況,不是他送我,就是我送他。為了不影響機關門衛休息,我們常常疊羅漢似的,一人先蹲下,另一人站在肩頭,悄悄地從大鐵門上翻過。”

  “一個不講吃穿、不端架子,年紀輕輕的縣委書記,為什么在干部群眾中那么有威信?他離開正定這么多年了,為什么當地干部群眾一直念念不忘?”曾與近平同志在正定縣委一起工作過的不少人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

  將近30年后,已經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的習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的一段談話或許給出了答案——“我們要與人民心心相印、與人民同甘共苦、與人民團結奮斗。現在我們談不上說一塊苦,但一定要一塊過、一塊干,保持和發揚黨的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保持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

  “一定要樹立求實精神,抓實事,求實效,真刀真槍干一場。衡量一個干部的好與差,就是看他能不能辦實事,能不能打開局面”

  入夏以來,每天清晨,正定縣西關村,一車車蔬菜運往省會北國超市和各大批發市場。

  西關村距離石家莊市區不遠,是正定有名的蔬菜種植村。近年來西關村與北國超市合作,暢通蔬菜銷售渠道,帶動了全縣蔬菜種植業發展,增加了農民收入。

  該村村干部告訴記者,30年前,“老書記”在正定確立了“半城郊型”經濟發展思路,西關村從那時起改變了農業生產糧食單打一的習慣,走上了蔬菜種植的道路。“空談誤國,實干興邦,當干部就應當實實在在為鄉親們干幾件惠及長遠的實事,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常說的話。當年他任縣委書記時就是這樣倡導、這樣干的。”程寶懷告訴記者。

  各位同事:

  大家上任半年多了,人們還習慣稱我們“新班子”。我體味,其中不無期盼之意,上上下下都希望我們有一個新作風。初任伊始,縣委做出了關于改進領導作風的幾項規定,提出反對衙門作風,注重調查研究,以每年三分之一時間深入基層。現今全年工作已基本部署就緒,大量工作轉向落實。我們要脫身冗務,著眼于基層,著力于實際。大家分包各線,聯系鄉鎮,要多下去走一走、看一看,實實在在地調查研究一番,多一些真情實況,長一些真知灼見,更有效地指導工作,解決問題。

  凡事務求貫徹。到基層調研,要一下到底,親自摸情況,直接聽反映。尋求“源頭活水”,可以登門入戶,四月份每人了解10個典型,除本人聯系戶外,顧及兩戶一體(個體戶、承包戶和經濟聯合體,編者注)、知識分子、老干部諸方面。調查可圍繞各階段中心工作和突出問題進行,失誤不足、要求愿望、意見建議都可列入調查范圍。調查所得,要整理加工,形成的意見直接告我。

  深居簡出,習之已久,愿能以此為開端,興起調查研究之風。

  祝工作順利!

  習近平

  1984年3月28日

  這是習近平擔任縣委書記后不久寫給正定四大機關的一封信。

  擔任縣委書記不久,習近平就提議出臺了《中共正定縣委關于改進領導作風的幾項規定》,從6個方面要求正定干部轉變衙門作風,抓大事、干實事。之后在縣委工作會議上他又明確提出,“一定要樹立求實精神,抓實事,求實效,真刀真槍干一場。衡量一個干部的好與差,就是看他能不能辦實事,能不能打開局面。要堅決扭轉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唱高調、尚空談等假大空的惡習。”當時大家都感到,新書記視野寬,標準高,他要求“在國內找出各類同行業的先進典型,發奮比學趕超,力爭自己分管的工作在全區、全省、全國居于先進地位。”

  “真刀真槍干一場”,正定干部當年都親身感受到了這種實干氛圍。王志敏給我們講了這樣一件趣事:上一任縣委書記馮國強,晚上經常加班,辦公室人員也跟著熬夜;近平同志上任后,大家一度很高興,覺得換了縣委書記,該緩緩勁兒了吧,沒想到這位年輕的縣委書記加班更多、下班時間更晚。

  “當時近平同志辦公室已經搬到新辦公樓二層南邊,干部群眾在深夜常常看到他辦公室的燈光。”王志敏時常懷念那段“緊張而快樂”的時光,喜歡吟詩作賦的他,退休后寫了一首《燈窗剪影》:月明雪霽小樓東,遙望南窗燭影紅。解語百機伏案牘,平常巷陌最關情。

  1983年的正定,與全國很多地方一樣,發展正艱難起步。西關村的變化就是當時正定縣推進農村經濟體制改革,實施農業產業結構調整、農村經濟轉型發展的一個縮影。此前的正定縣,是我國北方地區第一個糧食畝產上《綱要》(國家1956年提出、1960年公布的《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要求,北方糧食畝產達到400斤)、過黃河(畝產800斤)、跨長江(畝產1000斤)的糧食大縣,也是全國有名的高產窮縣,全縣幾十萬畝耕地“清一色”種植糧食,每年上繳征購糧都在7100萬斤以上,每畝平均負擔200多斤。單一種植、嚴重地征“過頭糧”,造成農民口糧不夠吃,收入很低,集體經濟很窮。有統計表明,到1981年底,正定縣人均收入每天只有4角錢,農民辛苦干一年連買油鹽醬醋的錢都不夠。如何讓正定人民盡快富起來,是習近平一直思考的事情。

  正定窮,但當時在全國的名氣卻很大,是全國推廣學習的典型。面對這樣一種局面,習近平不唯名、不唯上,堅持從本縣實際出發,從增加農民收入、改善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出發,帶領全縣人民率先改變“以糧為綱”的農業生產觀念,大力倡導發展商品經濟,在農村大力度調整農業產業結構和農村經濟結構,開展“十大種”、“十大養”,推動種(植)、養(殖)、加(加工)、運(運輸)、銷(商品銷售)、服(商業服務)一條龍,鼓勵、支持農村“萬元戶”(戶年收入一萬元)、專業戶發展,并在全縣提出和實施了利用近鄰城市的優勢,發展“半城郊型”經濟和旅游業的重大“轉型”戰略。

  當時的正定屬于石家莊地區,與石家莊市沒有隸屬關系。但習近平意識到,正定緊靠石家莊市區,又毗鄰107國道和京廣線,把經濟搞上去必須把區位優勢發揮出來。經過長時間的調研和思考,“半城郊型”經濟發展思路在他腦海中形成。“在為城市服務過程中尋找機遇,正定大力發展蔬菜、瓜果、花卉、食用菌等適應市場需要的經濟作物,發展奶牛、肉牛、羊、兔、雞、豬養殖,為城市提供奶、肉、蛋等副食產品。”程寶懷說,“近平同志當時在抓好38個縣辦企業的同時,大力發展鄉鎮企業和培育個體私營企業,到1985年底,鄉辦、村辦和個體、聯合體企業產值就達到8850萬元,比1980年增長200%。”

  “習近平總書記講‘功成不必在我’。當年他抓的很多事情,實際上既立足了正定當時的實際,又著眼長遠,甘做鋪墊工作,敢抓未成之事。”何玉告訴記者。

  正定是北方的歷史文化名城,旅游文化資源十分豐富。1983年末,中央電視臺要拍攝大型電視連續劇《紅樓夢》,原計劃用49萬元在正定搭建“榮國府”臨時外景地,拍完了事。習近平意識到,外景地建在正定,《紅樓夢》如果熱播,可帶動正定旅游業發展。習近平提議,不搭臨時建筑,把“榮國府”建成永久建筑,這樣既可以增加畫面真實性,又能為正定增添新的景觀。然而,建設實景“榮國府”需要投資300多萬元,當時當地景點隆興寺的門票剛從1981年的5分錢提高到一角錢,門票收入這么少,300多萬元的投資何時才能收回?正定縣許多干部心存疑慮。為了打消干部顧慮,縣委召開三級干部會議。習近平、程寶懷等縣領導告訴大家,要用發展的眼光看旅游、長遠的眼光看發展,不能只盯著眼前。顧慮打消了,項目開工了。

  1986年8月17日,“榮國府”建成了,此時,習近平已經調任廈門。之后,隨著《紅樓夢》熱播,正定旅游業進入黃金時期,一時間游人如織,車水馬龍,當年門票收入達到1000多萬元,旅游業逐漸成為正定的主導產業。

  為了百姓利益,習近平敢擔當、敢負責,大膽改革創新。擔任縣委副書記時,他與呂玉蘭一道跑省進京,反映高征購導致正定人民負擔過重問題,通過調查核準,上級把正定的糧食征購任務減少了2800萬斤,為調整和改變全縣農業結構減輕了壓力,也給正定人民以休養生息的機會,此事至今讓正定人民感念不已。他還支持縣長程寶懷在當時的里雙店公社搞大包干試點,在河北開創了先河。也就是從那兩三年開始,正定大步走上農業全面發展、農村全面繁榮、農民穩步致富的路子。至今談到這些,正定的鄉親們都說,是近平書記的為民、求實和正直、果敢,才使俺們老百姓盡快地富了起來。擔任縣委書記后,習近平又推出了一件在全省乃至全國都有很大影響的舉措——大念“人才經”。

  正定經濟快速發展,人才匱乏的矛盾越來越突出。習近平與縣委、縣政府其他領導決定,招賢納士、聚才用才,為有志之士敞開大門。正定很快出臺了招賢納士的“九條規定”:搞成項目可按比例分成;用人不問出身,只要有技術專長一律接收;一時辦不齊手續可先來后辦;允許研究項目失敗,不追究責任;建人才樓、招賢館;來去自由,感覺不能發揮專長可以調走等等。“這‘九條規定’在今天看來也非常有新意,當時更讓人感到觀念‘冒尖’。”程寶懷記得,他當時拿著這“九條規定”到一家媒體去刊登,負責人看了拿不準,沒敢登,后來這“九條規定”在河北日報一版頭條刊出,引起了很大社會反響,一時間到正定謀求發展的各類人才絡繹不絕,一批好項目隨之在正定落地,很多處于發展困境的企業也有了起色。

  “近平同志當年在正定大念‘人才經’,留下了很多尊賢重才的故事,‘尋找武寶信’就是其一。”何玉回憶說,武寶信是石家莊一家工廠的工程師,他研制的三露(粉刺露、亮膚露、增白露)醫用化妝品當時暢銷全國。武寶信看到“人才九條”流露出想到正定發展的意愿。近平同志聽說后,帶領縣長程寶懷、副縣長師文山前往石家莊東談固小區尋找武寶信。東談固小區有幾十棟樓房,具體住哪棟他們并不知道。問了一棟又一棟、一家又一家,也找不到武寶信。近平同志用雙手作喇叭狀,扯起嗓子,在小區里喊起了武寶信的名字,終于找到了這位技術能人。

  “一個人對一個地方的感情深不深,主要不在工作時間長短,一個地方的群眾對干部的感情深不深,主要也不在工作時間長短,關鍵在于能否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為一個地方干幾件實事。近平同志在正定工作了3年多,然而,這短短的3年多,他把自己的汗水灑在了正定這片土地上。”程寶懷深有感觸地說。

  “我們不舒服一點、不自在一點,老百姓的舒適度就好一點、滿意度就高一點,對我們的感覺就好一點”

  “飯菜非常簡單,有亂燉、素包子、缸爐燒餅等,大家都是分盛到餐盤里吃。”餐廳服務員耿立婷回想起總書記在正定的午餐,對記者介紹說,“這一餐算下來每人也就20來塊錢。”

  在正定縣塔元莊村委會辦公室里,掛著一副對聯:“須思官場吃喝一席宴,必耗民間百姓半年糧”。尹小平說,2008年近平同志視察塔元莊時就注意到這副對聯,說有這副對聯在時刻監督和警醒我們,一定要嚴格自律,多關心百姓疾苦。

  當年,在習近平同志提議下,正定縣委出臺的《關于改進領導作風的幾項規定》中就明確提出,以身作則,不搞不正之風。嚴于律己,清正廉明,不以權謀私,不搞特殊化。要求一般干部和廣大群眾做到的,領導干部要首先做到。對各種不正之風,要堅持原則,敢問、敢頂、敢管,敢于碰硬。

  “近平同志要求自己非常嚴格。”何玉說,“不論是陪客還是下鄉吃飯,他都無一例外地堅持交納飯費。”何玉記得,1982年秋天,習近平和時任縣委組織部部長的許維明去南樓公社檢查工作,中午每人吃了一碗面條,近平同志拿出兩元錢要交伙食費,公社書記李宗魁說,已經記上賬了。但近平同志還是堅持交了伙食費。

  有一件事張五普至今覺得打心眼兒里過意不去。他說,那次習書記到西兆通公社調研,到了中午,公社準備安排到門口小飯店吃點飯,習書記說什么也不去。幾位干部就在公社大院里,往那兒一蹲,四分錢一個饅頭,一毛錢一盤菜。兩個饅頭一盤菜,本來不收錢,可他非得交。

  在采訪中,許多當年和習近平“搭班子”的老干部說,一些基層干部群眾知道這位年輕的縣委書記每天要在機關食堂排隊買飯,生活比較艱苦,有時碰到他下鄉,就把自家種的紅薯、花生、蘋果拿來讓他帶回去,但近平同志總是委婉地拒絕,從不接受這再也簡單不過的贈送。

  1983年春天,習近平和正定縣其他4名干部一起赴江蘇三市五縣參觀學習鄉鎮企業發展經驗等。16天參觀學習結束回到正定后,習近平找到負責路上“管賬”的同志,要求分攤此次差旅無法下賬的餐費等。管賬人最終執拗不過,5個人平均分攤了交通住宿之外的費用。

  在時任正定縣農牧局局長的王香文眼中,習近平不僅管住了自己的嘴,還要求管住別人的嘴。1984年縣里準備上一個項目,技術人員都是習書記請來的專家。一次吃中午飯,王香文覺得專家們幾天來很辛苦,中午應破例吃得好一點、上些酒水。向習書記請示后,得到的答復依然是四菜一湯。

  四菜一湯逐漸成為正定縣待客的標準。在習近平倡導下,接待來客的“正定宴”出爐了:主要是蕎面扒糕、豬頭肉、缸爐燒餅和餛飩,都是當地的土特產,價廉物美。

  1985年5月,習近平即將離開工作和生活了3年多的正定,走前,他想和朝夕相處的同事們吃頓話別飯,就給了辦公室一位同志100塊錢,托他在家里招待大家。屋里擺上大圓桌,十多個人圍坐在一起,簡簡單單、熱熱鬧鬧地吃了一頓。

  “我們的宗旨就是為人民服務,有了這份感情,只要在一個地方工作過,就永遠不會忘記那里的群眾”

  老程:

  你好!別后匆匆,逝時如水,轉眼已是九月了。你的來信早已收到,大作也拜讀數遍。請原諒我沒有及時回信,因為初來乍到,人地兩生,全神貫注于斯,與同志們的聯系都中斷了。

  廈門這個地方與內地大不相同。這里是城市的一套,況且是開放城市的一套,外經金融、工商活動很重要,而農業只是零頭(在產值、利潤方面),所以必須學習自己不會的,才能搞好工作。

  廈門的地位特殊,工作難度大,情況也復雜,較之河北復雜得多。我現在主要做好調研工作,爭取第一手資料,爭取早日熟悉工作環境。

  ……

  正定的工作請你多關照,那里有你、我、老書記等人的汗水。我的經驗少,許多工作沒有做好,今后離得也遠,請你和地委、行署領導同志多幫助,使正定發展建設得更快些。

  ……

  祝

  身體健康,闔家安好!

  習近平

  1986年9月12日

  “老程”就是程寶懷。寫此信時,習近平已經調任廈門市副市長,程寶懷也已成為石家莊地區行署副專員。如今77歲的程寶懷,始終珍藏著這封信。

  “正定的工作請你多關照,那里有你、我、老書記等人的汗水。”——程寶懷說,“從這字里行間,讀到的不僅僅是我們共同走過的一段歲月,更能看出一個對人民滿懷深情的領導干部所秉承的赤子之心。”“近平同志是一位非常有人情味的領導。他調走后,與一起工作過的老同事、老戰友,依舊保持了書信來往。”何玉告訴記者,平時書信來往,過年過節他有時親自寫問候信、寄掛歷和賀年卡。在正定縣很多當年與習近平共事的老同志家中,記者都看到了習近平的書信和賀年卡。在給王志敏的一封信中,習近平一口氣寫了15個同志的名字,讓王志敏幫他轉達問候。

  呂玉蘭,上世紀六十年代就是全國著名的勞動模范,她的事跡傳遍了大江南北,激勵了當時的一代青年人。習近平在正定工作的幾年間,呂玉蘭一直擔任縣委副書記,她工作上支持近平,生活上關心近平,習近平也把玉蘭當作大姐姐,十分尊重她,放手依靠和支持她的工作。1993年,呂玉蘭不幸逝世,當時習近平已調任福建省委常委、福州市委書記,未能參加玉蘭的告別、追悼儀式。在她逝世一年后的1994年,習近平專門寫了懷念呂玉蘭的文章《高風亮節、一代楷模》。文章追憶了呂玉蘭樸實無華、任勞任怨、艱苦樸素、甘當人民公仆的風范,深情地寫道:“知道玉蘭同志病魔纏身,去年春天我因公到石家莊,趕忙去看望她。見她雖未康復,但精神尚好,也就放心了許多。誰知病魔無情,當我從北方回到福州不久,就傳來了她病逝的噩耗。我為玉蘭同志英年早逝而感到深切地悲痛”,我“有幸和她一起共事,耳聞目睹了她的高風亮節、公仆風范,對她更加敬佩和尊重”,“我們建立了深厚的同志姐弟情誼”。“高風昭日月,亮節啟后人;痛心傷永逝,揮淚憶深情。玉蘭同志雖然離開了我們,但她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她的品德和風范,將永遠激勵我們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努力奮斗!”

  字字見真情。長達3000字的懷念文章,表達的是對共同奮斗的戰友的思念,對勞動模范的崇仰,對黨的優良傳統作風的追承,也是對黨和人民事業的堅定信心!

  習近平對正定的那種難以割舍的感情,不僅是同志情、戰友情,更是對人民群眾發自內心的深情。

  “我們的宗旨就是為人民服務,有了這份感情,只要在一個地方工作過,就永遠不會忘記那里的群眾。”習近平同志關心更多的還是正定的發展、人民的生活。一些干部告訴記者,正定的同志們如果有機會見到“老書記”,事前都要好好熟悉一下正定發展的情況,因為習書記最關心的就是正定的發展、正定人民的生活。

  習近平自己曾說過,“雖然在正定只有3年多的時間,但這是不尋常的3年,非同于一般的3年。”之所以“不尋常”、“非同于一般”,是因為他把自己的喜怒哀樂與生于斯、長于斯的人民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聽說正定農民因為高征購,糧食吃不到頭,頂著農業高產的帽子到周邊地區買薯干充饑,他曾憂心不已;看到一個村小學,沒有一間房子不露天,沒有一扇窗戶有玻璃,沒有一根梁不用棍子頂著,他嚴肅批評了公社領導,要求全縣干部群眾,人人關心教育,關心學校建設;“念好人才經,走好翻番路”,推動了正定的發展,贏得了社會認可。

  喜愛繪畫的正定農民王素華、張銀輝夫婦從農村剛進城時,沒有站腳之地,在通往隆興寺的街道上租了一個鐵棚子經營書畫。習近平路過這個鐵棚子時,與這對對藝術有執著追求的農民夫婦聊天,了解到他們有創辦美術學校的想法后,習近平當即表示支持。習近平后來協調各方關系,幫助解決建校困難,還特批兩方木材,制作學校的桌凳。

  1985年5月,習近平調離正定。從這里出發,他一路走來,無論是從政還是為人,都始終懷著一顆寶貴的赤子之心,心里裝著人民、時刻想著人民,對人民充滿深厚感情。

  “過去你工作過的地方,你所努力過的地方,它能夠不斷地發展,就是你感覺最幸福的地方。”習近平在7月11日的座談會上如是說。也許,只有那些真心為人民傾注心血、傾灑汗水的人才能體會到這樣的幸福!

冀公網安備 13010802000890號

Copyright © 2013-2019 河北記者網   冀ICP備18011078號-1

河北省新聞工作者協會版權所有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您是第: 1215632 位訪客

皇中皇 五分pk拾全天计划 通比牛牛怎么玩 时时彩计划全天网页版 彩发发pk10软件手机版下载 必赢彩票手机计划 北京pk10计划三期怎么玩 3d通过验证准确率最高的技巧 pk10直播开奖直播 11选5任3稳赚投注技巧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